式微

天降小黄书

第五章
“好啊。”说着,两人就朝放烟花的地方走去。
很快,他们就到了一个适合看烟花的高地。站在高处,“轰轰”几声,璀璨的烟花在高处绽放,虽然转瞬即逝,却带着一种祭奠一般的美丽。千手柱间看着烟花,双眼亮晶晶的,他一边看着烟花一边说:“真是美丽啊,斑。”
“的确如此。”千手柱间专注的看着天空,没有看见一旁痴迷的看着自己眼睛都宇智波斑。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站在桥上看你。你眼中的烟花,是我看过的最美的风景。宇智波斑在心里想着。
“决定了,以后我们的村子也要办夏日祭,到时候也要放烟花!斑,你说好不好?”千手柱间偏过头问道。
“好。”宇智波斑笑着回应。
在看完烟花后,夏日祭也基本上结束了,两人就随意的走着,准备回去了。就在经过一个卖各种小玩意的小摊时,千手柱间看见了一个造型奇特的玉佩。他走过去,蹲在小摊边,将玉佩拿起放到手中把玩。玉并不是多么好的玉,但这块玉佩却是可以活动的分成两个玉佩。千手柱间将玉拆开又合上,玩得不亦乐乎。摊主见来了客人,马上热情的招呼道:“小姑娘真是好眼力,这块同心佩可是我的镇店之宝。你看看这做工多么精巧,正好这玉佩你可以和这公子一人一块,寓意又好……”
千手柱间在听见这个玉佩叫同心佩时就很喜欢。同心佩,同心佩,不正好寓意着自己和斑“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”嘛。于是千手柱间就爽快的买下了这玉佩。他先用查克拉加固了玉佩,然后一分为二,将其中一个玉佩递给宇智波斑。
宇智波斑接过玉佩,眼神复杂的说:“送我的?”
“嗯,就希望我和斑一直心意相通,毕竟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啊。”千手柱间笑得坦然。
“好,希望你不会忘了今天的话。”心意相通,宇智波斑听见这话心里十分开心,他也希望自己和柱间永远这样下去。想到这里,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那本画出自己和柱间未来的漫画。自己和柱间一定不会成为那种样子,我们一定会好好走下去的,宇智波斑暗暗在心中想到。
就在宇智波斑对千手柱间的包养和千手柱间这几天的被包养中,千手柱间完成了自己的任务。于是两人就打算打道回府了。就在两人在路上打打闹闹时,千手柱间突然凝重了神色,宇智波斑也停止了步伐。
“出来!”宇智波斑不耐烦的叫道。
“哟,看我看到了什么,两只不错的猎物。”一人从树上跳下来。
“是呢,千手家的少族长和宇智波家的少族长,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啊。”另一个人也跳了出来。
“就是没想到,千手和宇智波的两位关系竟然这么好。”有一人出现在两人面前。接着,又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不少人。
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该死,竟然有两个小队。知道今天这关是不好过了,两人都抓紧了手中的苦无。最后,还是宇智波斑先出的手。他打开写轮眼,一个豪火球就朝敌人扔去。对方马上一个水遁接了下来,乘着雾气腾腾双方视野模糊的时候,数只苦无从各个角度朝敌方射去。旁边的千手柱间也没闲着,他先是一个凌厉的鞭腿朝对方扫去,接着就是贴身肉搏。千手柱间的体术本就练的出神入化,再加上他是医疗忍者,对查克拉的控制再精细不过,于是他就将查克拉覆盖在腿上和手上。看着千手柱间一拳砸下去就是一大片的裂痕,敌人都不敢直接对上。但双拳难敌四手,纵是两人再怎么不负天才之名,但年龄和数量摆在那里。两人很快就伤痕累累,气喘吁吁了。敌人没有想到自己这方这么多人竟然都被对方干掉了。想一想两人的年龄,更是坚定了杀死两人的决心。
经过一番激斗,宇智波斑的查克拉已经所剩无几,连写轮眼都维持不住;千手柱间的动作也慢了下来。就在敌人冲过来时,宇智波斑打算用身体接住对方的苦无,然后趁机杀死他。然而,就在敌人的苦无马上就要刺进宇智波斑的身体时,一股劲道将宇智波斑甩了出去。宇智波斑最后看到的就是千手柱间被苦无刺中后反杀敌人的动作。见宇智波斑已经昏迷过去后,剩下的五人成包围状朝千手柱间步步逼进。到此为止了吗?千手柱间问自己。不,不可以,我绝不允许自己倒下。如果自己倒下了,斑怎么办?扉间怎么办?
突然,“木遁-扦插之术!”一瞬间,所有的敌人都被木头穿过身体。直到死亡,他们脸上还保持着猎物即将到手的喜悦,全然不知猎人和猎物的身份瞬间交换。
当宇智波斑醒来时,他的脑海瞬间闪过之前千手柱间甩开自己用身体接住苦无的场景。对了,柱间,柱间呢?然后,宇智波斑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中,不知道为什么这山洞被一片小树林挡着,像是有人刻意这么做的。接下来看见的情况简直让宇智波斑目呲欲裂--只见千手柱间正站在洞口边,但他的下半身已经化做了木头。
“柱间,柱间,快醒醒!快醒醒!”宇智波斑扑上去拍打着千手柱间的脸,可是千手柱间没有半点反应,简直就像一个安详的死人。感受着手下冰冷的触觉,宇智波斑仿佛又回到了南贺川边在父亲的逼迫下斩断羁绊,不敢回头的自己。不,比这更可怕,他似乎站在一个巨大的黑洞旁,全身冰冷,四肢无力,没有半点力气,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千手柱间被黑洞吞噬,而他却毫无办法。忽然,眼睛开始剧痛,全身的查克拉好像都在朝眼睛汇聚。宇智波斑睁开眼,眼中的勾玉快速旋转,然后连接在一起,形成一个繁复而美丽的图案。宇智波斑知道自己的眼睛又更进一步了,自己的力量又增强了。这本该是令人高兴的事,他却第一次感觉到写轮眼的残酷。如果写轮眼的进化需要的是失去爱人,失去千手柱间的话,他宁肯自己从未开过眼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