式微

天降小黄书

两族之间只有一墙之隔,唯一为此高兴的事就只有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了。最近几天宇智波斑有些郁闷,因为千手柱间似乎在躲着他。终于在12月24日那天,千手柱间主动来找他了。千手柱间提着一个篮子,他把篮子放在宇智波斑面前。宇智波斑打开一看,发现是自己最喜欢的豆皮寿司。在千手柱间的示意下,宇智波斑拿起一个吃了起来。米饭软硬适中,为了照顾他的口味,寿司加的糖比较多。在宇智波斑将豆皮寿司吃完后,千手柱间小心翼翼的问:“斑,味道怎么样?”
“味道还不错。”宇智波斑评价道。
“斑,生日快乐!”千手柱间笑着说。
听着千手柱间的“生日快乐”,宇智波斑惊了一下,因为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生日,而千手柱间却记住了。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人给他生日祝福以及生日礼物。等等,生日礼物,那这豆皮寿司还有这几天千手柱间躲着他的行为都有了解释。“这豆皮寿司是你做的?”宇智波斑挑眉道。
“啊,是的,还不错吧,斑。”千手柱间一副小学生等待老师评价的样子。
“当然,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豆皮寿司。”宇智波斑难得的露出一抹温柔的笑,虽然转瞬即逝。
“啊,哈哈,那我以后也做给斑吃。”千手柱间挠着头说。
“那这几天躲着我,也是为了做豆皮寿司?”
“嗯。”
听到答案的宇智波斑高兴的抱住了千手柱间,千手柱间一脸茫然,随后是欣喜,回抱住宇智波斑。就在千手柱间回抱住宇智波斑时,他感受到了一丝查克拉。千手柱间抱紧了宇智波斑,然后将唇靠近宇智波斑,轻声说:“有敌人。”
正在高兴于千手柱间终于主动了一次,脑洞已经开到他们结婚是选用神前式还是佛前式。结果千手柱间一句“有敌人”打碎了他所有的幻想。
宇智波斑打开写轮眼,对千手柱间说:“5点钟方向。”
千手柱间马上扔出苦无,一阵兵器的交响声后,敌人明白他们已经暴露了,索性都出来了。大概十来个人朝他们逼近,
两人摆好姿势,握紧苦无,随时准备冲上去。在对峙了一会儿后,宇智波斑率先出手,他本来耐心就不好,再加上这群人打断了他和柱间亲近,更是让他怒火高涨。宇智波斑冲了出去,千手柱间也不甘落后的朝敌人攻去。敌人本来想着对方只有两个人,就算再天才,自己这边这么多人,难道还怕他们吗?在打斗中,原本以为稳操胜券的敌人却越来越慌。无他,面前两人太强了,一个招式大开大合,体术刚强;一个迅捷优雅,宛如在刀尖上起舞。因为敌方的慌乱,所露出来的破绽也越来越多。两人趁此良机一鼓作气把剩下的人杀死。
由于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这边和敌人对上了,其他敌人也跟着跳了出来。千手和宇智波早有准备,轻轻松松就把敌人解决了。在处理好敌人后,千手和宇智波都来到自家少族长身边,看他们受伤没有。在发现两人完好无损后,他们又想到:千手和一个宇智波怎么会在一起对敌还这么默契,难道这两人真的有什么?虽然之前两族对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关系互相调侃,但实际上他们都明白,这两人没什么。但现在看来,他们的关系有待商榷了。
不管怎么样,两族目前采取的措施就是先分开这两人。保护大名的任务,两族都准备回族地。众人本以为这下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就可以分开了,哪想到这两人准备一起回去。
就在两族走到半路时,一个身穿深蓝色族服,梳着一个小辫子的男子超这边跑过来。宇智波斑一看到男子就马上停下来,惊讶的说:“泉奈?”
“哥哥。”宇智波泉奈高兴的说。
“你不是执行任务去了吗?怎么会在这里?”
“我们遇到了敌袭,除了我之外所有的族人都死了。敌人是千手一族。”说着,宇智波泉奈握着一条有着千手族徽的发带,三勾玉的写轮眼直接对上千手柱间的眼睛。
一听到宇智波泉奈的话,两族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。宇智波们开着写轮眼瞪着千手们,千手们也将手放在了刀剑上。
千手柱间看着宇智波泉奈的狼狈样,却发现宇智波泉奈虽然灰头土脸的,但身上居然没有几处伤。他皱着眉,思考片刻,突然惊叫道:“不好,扉间。”然后他对族人说:“我去找扉间,你们在这里等着。”
“少族长,这……”
“可是……”千手们欲言又止。
“好了,这是命令。”说完,千手柱间给了宇智波斑一个恳求的眼神,宇智波斑点了点头,千手柱间就朝树林里走去。
走到树林里,千手柱间将手撑在地上,闭上眼睛,放出木遁查克拉,仔细寻找着千手扉间的查克拉。终于,在十几分钟后感受到了千手扉间若隐若现的查克拉。千手柱间马上赶往感知的方向,千手扉间的查克拉太微弱了,就如风中摇摇欲坠的烛火。
十几分钟后,千手柱间抱着千手扉间回来了。千手扉间的衣服早已被血染湿,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敌人的血。千手柱间小心翼翼的将千手扉间放在地上,将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臂弯里。直到这时,大家才看到千手扉间的肋骨几乎全断了,有的肋骨甚至扎进了内脏。看见千手扉间的伤势,千手族人都倒吸了一口气,因为千手扉间的伤势太重了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活不了了。其实,在千手柱间刚刚找到千手扉间时,他的整个手都在颤抖,他唯一的弟弟,生死不明。但他还是很快镇定下来,因为他知道,如果连他都慌了,那千手扉间就决定活不了了。一旁的宇智波泉奈看见千手扉间这奄奄一息的样子,也是瞳孔紧缩。在他的记忆里,千手扉间一直都是冷静自持的站在战场上,作为他的宿敌,和他打的不相上下。如果他们其中有一个死了,那一定是因为对方。他从来没有设想过千手扉间会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。不,他不允许,他不允许千手扉间以这种方式离开他。
千手柱间快速的将千手扉间的扎入内脏的肋骨取出来,然后将肋骨并在一起,接着绿色的查克拉轻柔的把伤口抚平。接着,他取出绷带,一圈一圈的缠到千手扉间的身上,动作小心而缓慢,生怕弄疼了他。做完这些后,千手柱间的额头布满了汗。就在千手柱间歇一口气时,千手扉间醒了。虽然千手扉间意识还有些模糊,但他那句“宇智波,敌袭,全军覆没。”还是让周围的人都听清了。再撑着说完这句话后,千手扉间再度陷入了昏迷。千手柱间探了探千手扉间的呼吸,又摸了摸他的心脏,确认弟弟还活着就舒了一口气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