式微

天降小黄书

第八章
夜晚,宇智波斑小心翼翼的绕过族地,来到南贺川。当他来到南贺川,一样就看见了坐在小时候他们比赛垂直攀岩的崖上。清冷的月光倾泻而下,笼罩在千手柱间身上,倒让这个平时不拘小节的男人看上去有些缥缈了。有夜风吹过,千手柱间那头黑长直随风飘动,无端端的让他看起来五官柔和一些。他轻巧一越,来到山崖上。千手柱间看着他,用一种颇为神秘的语气说:“斑,这次的酒可是我特地从三长老那里拿来的,绝对和平时喝的不一样。”
千手家的三长老是一个十分擅长酿酒的人,同时也十分嗜酒。千手柱间将他的酒拿过来,就不怕那老家伙追着他打。
“哼,姑且尝尝吧。”宇智波斑颇为随意的说。
“什么啊,斑是在嫌弃吗?要知道我是好不容易才从三长老那里拿来的……”千手柱间瞬间消沉起来。
“好了,我都说尝尝了。”宇智波斑有些无措的说。
就知道只要这样,斑就会答应。啊,斑果然是一个温柔的人,千手柱间偷偷勾起了嘴角。
于是两人就和着清风明月,就着美酒,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。在聊了一会后,宇智波斑好奇的问道:“柱间,你的头发平时都是这么保养的?”说着,还摸了摸,果然是想象中的好手感。
宇智波斑的头发就像他人一样,根根都是桀骜不驯的翘起来。他的头发不好打理,所以他颇为羡慕千手柱间那一头黑长直。
“啊,这个,我平时也没怎么管,我也不知道啊。”听到宇智波斑的问题,千手柱间先是一愣,然后回答到。“斑的头发虽然看起来刺棱棱的,摸起来还是蓬松柔软的,也很舒服啊。”千手柱间也顺手摸了宇智波斑的头发。
“可是平时打理起来很麻烦啊。”宇智波斑埋怨道。
难得看见宇智波斑这番作态,千手柱间笑着说:“我那里有头油,下次见面给你,保证让你头发轻松打理。”
“你今天用的木遁那个招式不错嘛,居然可以抵挡我的豪火灭却。”一提起战斗,宇智波斑眼睛都亮了。
“斑也是啊,那个须佐能乎可是威力巨大啊。”千手柱间一边说一边喝酒。
“还不是让你的木人挡下了。”宇智波斑撇撇嘴。“今晚的月色如此美好,我们来打一架吧!”宇智波斑兴奋的说。
“呃,好吧,不过我们比体术吧,忍术太招人眼了。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宇智波斑突然想打架了,但千手柱间还是决定舍命陪君子。不过,他也好久没有和斑一起切磋了,想到这里,千手柱间也不免兴奋起来。于是,两人就你一拳我一脚的比起了体术。但不知是不是刚才酒喝多了的缘故,两人打着打着就变成了小孩子之间的嬉戏打闹。你推我一把,我攘你一下,很快两人就滚到了地下抱成一团了。宇智波斑趴在千手柱间身上,他抬头似要说什么,结果他一句“柱间……”就倒在了千手柱间身上。看着宇智波斑这样,千手柱间不免失笑。看着宇智波斑醉成一团,千手柱间将宇智波斑扶起来,送到附近的一个山洞里躺下,这个山洞还是两人小时候的秘密基地呢。千手柱间像去洗一脸,清醒一下,哪知宇智波斑攥着千手柱间的袖子不放。无奈之下,千手柱间只好就这么躺在宇智波斑旁边。
天亮以后,宇智波斑醒了过来,他一醒过来,就觉得头疼得厉害。千手家三长老的酒果然名不虚传,昨晚两人喝了不少。一想起昨晚,宇智波斑就看向躺在旁边的千手柱间,难怪他昨晚倒是少见的睡得十分安稳。宇智波斑醒来后没多久,千手柱间也醒了。他先是睁开眼,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,然后伸了个懒腰,整个人才真正清醒过来。两人都醒过来后就各自回家了。宇智波斑回家吃过早饭后,就回自己房间了。昨晚在外面睡了一晚,早上起来衣服上沾满了晨露,正好洗个澡。再加上早上起来头疼不止,在吃了一个解酒丸后要好一些,洗个澡正好。在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之后,宇智波斑心情颇好的回到房间,准备修炼查克拉。走到床边,看到床上的两本书已经见怪不怪了,反正天上掉书的次数已经很多了,他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拿起书,看见书上标着的“扉柱”以及画着的千手两兄弟的画面,宇智波斑眉心跳了跳,心中有着不太好的预感。翻开一看,果然。在将书看完之后宇智波斑果断一个火遁将那书烧成了渣渣。
哼,那个死白毛,欺骗想要拐走我弟弟就算了,居然还敢肖想柱间,不可饶恕!仗着自己是柱间的弟弟就对柱间各种亲近。我说怎么书中柱间把公务推给那死白毛他半点怨言都没有,敢情是扮猪吃老虎啊。不行,我一定要盯准柱间,不能让那个死白毛近水楼台先得月。一想起那本书中的内容,宇智波斑就忍不住杀人。不行,自己需要打一架来消消火。
千手家。千手柱间正在自己房间里侍弄自己养的盆栽,一只有着黑色皮毛的小猫从窗口窜进来。这不是斑的通灵兽吗?难道斑找自己有事,可是我们才刚刚分开没多久啊。千手柱间解开系在小猫脖子上的纸条,打开一看,发现上面写着“南贺川”三个大字,那字力透纸背,看得出来写字人的心情不太好。
以为有什么大事的千手柱间急忙赶往南贺川,到了后发现宇智波斑正在蹂蹑地上的小草。看着宇智波斑如此孩子气的行为,千手柱间倒是放下心来。他走过去,笑着问:“你找我来做什么?”
“没事。”宇智波斑虽然这么说,但从他表情看来完全不是没事的样子。其实他是在纠结,怎么开口问千手柱间和他弟弟的关系。面对千手柱间,他一向都是坦坦荡荡的,有什么问什么,不知道怎么套话。想了想,他还是委婉的说:“柱间啊,你,你平时和你弟弟都是怎么相处的呢?”
听到这句话,千手柱间先是一愣,然后笑着说:“斑是和泉奈吵架了吗?”
宇智波斑没有说话,千手柱间以为他默认了,就开口说:“我和扉间相处的模式基本上都是放养状态。平时互不干涉,但是如果弟弟有了麻烦,作为兄长一定会帮忙的。不过,扉间从小就冷静谨慎,比我这个兄长还像兄长,省心得很。再加上他都是这么大的人了,自己有主见,有什么事我都交给他自己处理,但是原则性问题就不行了。”说道这里,千手柱间就开始吐槽千手扉间的种种“恶行”:“扉间他总是说我蠢,他还很嫌弃我,我去赌场他总是要阻止我,要知道这可是我难得的放松途径……更重要的是,因为我觉醒了木遁,他不是抽我血就是拔我的头发,就差把我切片研究了。”
听着千手柱间的描述,再对比一下自己和泉奈相处的模式,宇智波斑觉得千手扉间应该没什么想法。但听到千手扉间对千手柱间的“虐待”,宇智波斑忍不住了:“身为你的弟弟,他本就应该帮你分担族务;还有,弟弟怎么可以不敬兄长;最过分的是,他为了研究居然对兄长下手。这种弟弟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!”果然还是自己的泉奈好,宇智波斑感叹着。
“啊,其实,其实扉间对我还是很好的。”没想到宇智波斑会动怒的千手柱间笑着说。
宇智波斑只是在心里默默的想:下次见到千手扉间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,居然敢这么对柱间。

评论